最近流感高峰期,公營醫院的內科床位已經「爆煲」。閱讀這時事新聞亦可為通識科作準備。

背景

公營醫療體系服務不足以應付市民需求的情況,近年越來越嚴重。每年流感高峰期,急症室更必定長期爆滿,有病人需輪候三天才能入院;即使終於上房,也要忍受醫院「爆棚」的擠逼環境。

公立醫院的內科病床佔用率平均最高接近140%,政府更要臨時向私家醫院借用床位疏導病人。除在流感的高峰期外,日常公營醫院的服務亦接近爆滿,以病床住用率為例,數間公營醫院,包括黃竹坑醫院、伊利沙伯醫院、靈實醫院、將軍澳醫院、北區醫院、沙田醫院、博愛醫院的病床住用率長期高於90%,而瑪嘉烈醫院及屯門醫院更在過去三年均長期接近或超出100%。

問題所在探討

床位不足:有政黨粗略估算香港短缺的床位數字,2015-16年全港有27,895張普通科病床,人口約為 7,336,600,床位與千人口比例約為3.8。根據《規劃標準與準則》的每千人口應有5.5張計算,全港約需 40,762 張病床。即欠缺 12,867 張。

市民誤用:近日患流感的人數驟增,但急症室絕非患流感病人的最適合求診地方,他們應向家庭醫生﹑衛生署門診或其他醫生求治。據急症室求診資料顯示,很多病人在其他門診服務仍然開放的時間湧往急症室求醫,這樣不但影響急需醫療診治的病人,使他們不能獲得最迅速的診治。

人手不足:市民把公營醫院視為求助的最後機制,即複雜及長期疾病,都是由醫管局系統處理,可是人手比例多年沒變,前線的負擔變相越來越重,即使他們多努力工作,士氣難免受影響。

多前線醫護人員反映,專職醫療體系,包括前線護士、藥劑師、物理治療師,或臨床心理學家,職位都不足,例如藥劑師編制不足以吸納所有畢業生,造成人才錯配,藥劑師淪為配藥員等情況,期望醫管局做好長遠人手規劃及資源分配。

缺乏長遠計劃:從1999年將軍澳醫院落成後,香港有接近14年沒有任何一間公營醫院落成。天水圍、東涌等新市鎮發展已久,惟座落兩區的北大嶼山醫院及天水圍醫院於最近兩年才剛落成,而新建的醫院卻完全沒有考慮到區內人口的需求,專科服務不足,以至區內的龍頭醫院、專科門診大受壓力,輪候時間極為漫長。而現時正計劃興建的醫院,只有香港兒童醫院及啟德醫院。

討論點:解決方法探討

增加收費:醫管局建議調整「符合資格人士」的服務收費,其中包括急症室收費。調整急症室服務收費,是希望透過醫療資源運用的優次,影響求診行為,鼓勵公眾恰當使用公立醫院服務。現時每年使用急症室服務的二百二十萬人次中,約六成半屬於次緊急及非緊急類別,調整收費應可促使部份半緊急及非緊急類別病人,考慮使用其他合適的醫療服務,以紓緩急症室壓力,釋放急症室設施及資源照顧較緊急的個案,讓醫護人員可更快、更妥善地救治危殆與危急類別病人。

教育市民:醫學會認為教育市民明瞭如何善用醫療服務是醫療體系發展一個重要環節,因為沒有一個醫療系統能在未被善用的情況下而能保持質素不受影響的。其實,未能善用醫療服務最終會令用者及其他人得不到最好的服務。例如常有市民因感冒求診急症室的情況,市民該明白醫療服務的體系及善用醫療服務的重要性。無論一個怎樣優良的醫療體系,都抵受不了長期的濫用。

長期計劃:有政黨建議政府修訂十年醫院發展計劃,以實踐在十年後可達至每千人5.5張病床的目標。包括發展更多公營醫院,以及盡快擴建屯門醫院、保留伊利沙伯醫院用地作醫療用途等,以解決現時本港床位不足的問題。

培訓人才:有醫生指出,醫管局目前對醫療資源投放的規劃,很大程度是受到政府的財政預算影響,多於長遠人口變化或醫療需求去作規劃。但培訓醫療人員需要很長時間,培訓醫生到他們完成實習及正式註冊,實際需要七年時間,政府由現在開始,應考慮這些因素去培養醫護人員,否則長遠醫療人手都會不足,現時中層人手流失的斷層問題勢將惡化。

同學除可討論上述觀點外,亦可加入自己的意見來深化討論和思考,作答時便能更全面周詳。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