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在 2001 年啟動《香港 2030》規劃,歷經三次公眾諮詢,將在2018年公佈《香港 2030+》。香港也成立《香港 2030+》專家諮詢小組,透過公眾諮詢等進行《香港 2030+: 跨越 2030 年的規劃遠景與策略》策略性研究。

亞太策略研究所研究總監李卓駿指出,近十年來,香港一直努力打造「亞洲首要國際都會」,2017 年施政報告第一章就重點在經濟發展和創新及科技,並且從亞太區國際法律和爭議解決服務、航運服務、金融服務、創意產業、科技創新配套、建造業、廣播與電信等具體落實,持續支援經濟發展委員會繼續研究,逐漸貫徹「遠景-方向-主題-措施一體化」,但在具體產業升級路徑上仍未清晰。

年輕人朝哪方向裝備自己

李卓駿建議,香港應該「跳出傳統單體行業來發展行業簇群」,「跳出香港來發展香港」。他認為未來的「新進社會職業人」應具備以下條件:

職場上:職場新血必須對資訊科技化、智能化進行加強。例如:智能投顧平台的出現,讓不少投資顧問無所適從;法律機器人的出現,讓律師助理職業被弱化;生產線機器人的部署,讓工廠管理者更多需要的是管理機器的能力,而不是管理人的能力。

創業機會:香港創新生態還沒完善,但大灣區中的創新創業機會眾多,創業者不妨考慮深圳,廣州等地區作為創新源地。他舉例稱:「全球最好的產業鏈分工在深圳,最優秀的工程師在深圳,我只設計,我不生產。我一個螺絲釘都是外包 的,就是我在網上發標,有很多公司來應標,應標之後,價格一定比我的標書便宜, 質量比我的標書高。 」

他指出,縱使香港對科技創新的支出不斷加碼,從2000年的 1.85億到2017年的 17.83億,但整體科技創新遠景不清、戰略含糊是根本原因。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