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早點知道這些就好了。」人生中,會有很多時刻這麼想。

特別是在一些緊要關頭,當一個人如一張白紙初入社會時,一些話或許會影響人的一輩子。

「進入社會時有兩種狀態:一種狀態是你突然進入社會,雖然有很多人給你很多建議,但你幼小的心靈,還沒有做好應對社會實際的準備,就像你早上睡覺,突然有人把你拍醒,這個時候你有起床氣,導致你和社會節奏不匹配;第二種是隨波逐流,渾渾噩噩,慢慢被社會的很多規則和價值所綁定。」金誠集團董事長韋傑說,這兩種都不是大學高等教育培養出的精英人才所期望的狀態,所以他希望幫助年輕人慢慢醒來,去習慣社會環境、陽光、溫度和每天要走的路。因此,韋傑啟動了高校巡講,身體力行去喚醒當下的年輕人。

進入社會  這些能力很重要

「首先是專業知識。大學生經過幾年的大學教育,應該都會有比較優秀的專業知識,但這不夠,這個只佔所有能力的1/3。更重要的,是必須學會跨行業的社會知識。」韋傑說。 
當專業知識和跨行業的社會知識都具備時,你還需要1/3的管理能力。管理能力強,可以管理團隊;如果管理能力不夠,至少可以管理自己,讓自己在專業、社會之間找到那個平衡,找到那個平衡,你一定是個非常有用的人。

怎麼理解工作?

當你真的進入社會之後,或多或少你的工作,或者你的不作為,都會影響社會的發展。社會每一環節的缺失,都會讓人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裡都缺乏標準、缺乏創新精神。「全世界沒有一家公司會靠鋼筋混凝土成為頂級企業。我非常希望所有同學不僅在學習中,也在將來進入社會時要有匠心精神,如果沒有匠心,那可能很多歷史的倒退就是由我們這一代人造成的。 」

企業對年輕人有什麼要求?

「在企業裡,我對他們有個要求,三句話,第一句話你要聽得懂,第二句話你要做得到,第三句話你要會成長。金誠在全世界已經完成了初步的佈局,我們希望帶領一批年輕人去打造和開創商業模式。我認為年輕人是未來消費的最重要的群體,只有年輕人的需求得到了滿足,年輕人的標準得到了更好的體現,我們的價值、模式才會真的有效,否則所有文化旅遊都只是小紅帽式的旅遊,所有的演出、文化的標準都只是滿足低級趣味,那我相信中國也不會有未來,我希望金誠能夠成為未來中國很多年輕人在事業當中的平台。 」

一場與世界的對話

「個體無疑是微小和脆弱的,但借由我和金誠以及我們能夠影響到的人,遊戲的天平不再是完全一邊倒,這個時候,我把這些當成一塊石子,投入歷史的長河中,也許一點漣漪之後又悄然無聲,但也許能夠產生巨大的波動從而改變這個世界本身。」

韋傑近年以《世界和我》為主題,前往九所全球頂級高校、八個國家和地區、九大城市……與全世界的年輕人進行一場對話。香港大學、新加坡國立大學,韓國首爾大學,日本東京大學,美國斯坦福大學,美國哈佛大學,英國牛津大學,台灣大學以及北京大學,演講面向海外留學生和華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