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愈來愈多的人,尤其是剛加入勞動市場的年青一代,講求’my job, my Life’的工作態度,甚至嚮往成為「SLASH」。SLASH是指以「炒散」維生的年輕人(斜槓青年)。

這些年輕人明白受僱全職職位 能提供較理想的經濟條件,但就嚮往彈性就業所能提供的生活平衡和工作 自主權。

SLASH一族以此種模式作為策略,承接有興趣的工作並豐富個人資歷紀錄;部分則希望擴闊眼界。有些人辭去全職受僱職位,轉而承接培訓工作,並以此為發展事業的目標。

彈性就業經驗不獲承認

不過,有年輕人反映,他們的彈性工作經驗不獲僱主承認,因此令酬金遭壓抑,其工作態度亦備受質疑;而對就業的取態,與家人意見也出現分歧。此外,他們一般對保障欠缺重視,例如在承接工作時,未有訂下合約,部分有合約的人士,甚至連自己屬受僱還是自僱也不清楚。

據香港青年協會青年研究中心的2016年「新生代的彈性就業模式」研究報告指,青年人希望透過彈性就 業控制工作和時間,並尋求更理想的事業發展機會,但這種就業模式存在 收入不穩定和欠缺法律保障等風險,因此建議設立以彈性就業者為對象的平台,為他們提供服務支援與相關資訊。

專家認為,青年人畢業後應先尋找受僱職位,在累積一定經驗和人脈後才開始彈性就業,這樣令成功機會更高,而且可保留受僱的退路。另有學者指出,社會大眾應改變對彈性就業的態度,研究如何在制度 層面確認彈性就業者的工作經驗。

青年創研庫「經濟與就業」組別成員施丰凱指出,自由職業者、臨時工和兼職工愈來愈普及是全球發展趨勢;社會應從青年事業發展的角度出發,理解彈性就業現象,讓他們獲取更多元的發展機會。他引述報告建議設立「彈性就業圈」作為彈性就業者平台,提供長期發展的服務支援,包括提供職位空缺資訊、商用專業服務,以及法律支援等。

甚至有人建議,教育局應優化「資歷架構」中的「過往資歷認可」機制,將零散的彈性工作經驗轉換成可計算資歷的經驗,讓彈性就業者也能取得認可資歷;又建議當局把彈性就業的影響,納入未來人力資源的估算,並在培訓及再培訓的安排上,作出更具針對性的規劃,協助香港整體人才發展。

但上述畢竟只屬個別人士的建議,現實上,尤其僱主仍未對「彈性就業」抱開放態度。

彈性工作模式留住年輕員工

有些僱主察覺新一代對於工作崗位的忠誠度低於過往,他們的策略並非接受「彈性就業」,而是容許某程度上的「彈性工作」。

愈來愈多僱主願意提供健康工作及家庭生活所需的氣氛及環境,讓員工可以在複雜的事業與家庭、個人興趣與目標問題上取得平衡,有效分配時間。

 

現代工作環境的巨大和急速轉變。部分僱主認同彈性工作制能提升利潤,而他們的僱員亦證明,彈性工作能使他們更具生產力。箇中重點在於重塑每一個範疇的新科技。在這個「工作只關乎你做甚麼,而不再局限於地方」的時代,似乎僱主與僱員,均要對工作的形式作一重大調整。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