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有人倡議劃出郊野公園部分土地作發展用途。然而,亦有另一些市民關注到,實行有關倡議,可能會破壞現行郊野公園制度的完整性。郊野公園與房屋發展的角力,成為通識題材的熱門議題。

背景

政府於施政報告提出,有意利用郊野公園內小量生態價值不高、公眾享用價值較低、位於邊陲地帶的土地用作公營房屋、非牟利的老人院等非地產用途。

政府部門就發展郊野公園作研究,當時已遭多個環團及市民強烈批評,早前更最新確定委託香港房屋協會研究於兩幅郊野公園土地興建公屋及長者屋。環保團體譴責政府一意孤行,因為社會眾多聲音明確反對開發郊野公園,更提出不少可行反建議,當局現堅持推行「研究」是蓄意與社會主流背道而馳,與民為敵。

基本資料:立法會的資料

第一項關注點是郊野公園發展限制的性質及範圍。《郊野公園條例》第10條訂明,除非事先得到漁護署批准,否則不得在建議的郊野公園範圍內進行新的發展工程。同時,根據該條例第16條,如所作用途減損郊野公園的享用價值,土地佔用人或須修改該用途。主張發展的人士關注該發展限制是否過嚴,因為有關限制適用於郊野公園所有地方(不論是與市區接壤的地方,還是較偏僻的崎嶇山嶺),亦不考慮所作用途對郊野公園的內部分區(即漁護署劃定的康樂區、郊野區或自然護理區)所帶來不同程度的影響。

即使如此,並非任何工程都被禁止在郊野公園範圍內進行。根據過往的情況,漁護署署長在諮詢郊野公園及海岸公園委員會以確保工程符合上述條例的要求後,可考慮批准進行若干基建工程,例如公用事業機構建議架設的架空電纜,或私營機構建議興建的康樂設施。此外,據漁護署所述,如符合若干條件,當局可考慮在郊野公園範圍內興建丁屋的申請,但最終仍須地政總署批准。

第二項關注要點是應否及可否檢討郊野公園的劃界。在物色適合用作郊野公園的土地時,漁護署一向以保育價值、景觀及美觀價值和康樂發展潛力作為固有準則。在郊野公園的劃界方面,漁護署會考慮相關土地的面積、與現有郊野公園的距離、土地類別及現有土地用途。當某幅土地劃為郊野公園後,現行法例並無規定當局須根據既定準則定期檢討該幅土地的範圍及其界線。

《郊野公園條例》第25條訂明,鄉村範圍、傳統葬地、廟宇及其他宗教建築物可獲豁免納入任何郊野公園或特別地區範圍內。然而,到了2010年,由於當時有人在尚未納入西貢東郊野公園內的西灣進行挖掘工程,引起公眾關注,當局遂於2011年調整這項政策。自此,倘若私人用地的用途與郊野公園的環境相配,亦可納入郊野公園範圍內。

最後一項關注要點是郊野公園的開發壓力。《郊野公園條例》制定至今已有40年,郊區與市區的分界隨着城市擴張而日趨模糊。自1992年起,政府曾最少3次改劃或試圖改劃兩個郊野公園的界線,以作其他用途。

青年人的反應

據香港青年協會青年研究中心成立的「青年創研庫」公布的「青年對香港城市規劃的願景」研究報告,研究指出,在512名受訪青年中,受訪青年最不接受是「開發郊野公園」(54.0%)和「填海」(37.0%);其不能接受的主要原因,是擔心會破壞歷史文化遺址和生態自然資源(64.8%)。反映受訪青年對環境生態保育的重視。

爭議

有市民十分關注香港的房屋供應 ,並以房屋需要和老人福利作為開發郊野公園的理由。

環保團體認為,政府未能善用土地,並向政府提議了不少合適土地作房屋發展,包括市區中的空置軍營、粉嶺高爾夫球哥場和大面積的新界棕土等。「郊野公園」的本質就是防止城市過度發展,保護珍貴自然環境。大面積郊野公園是香港重要的特色,現存的每一片郊野公園的位置、地勢、環境及生態均獨一無二,亦有旅遊、社會、規劃等重要社會功能。「生態價值高低」不足衡量應否發展郊野公園,「土地發展潛力」也不應成為侵蝕郊野的藉口。

思考點

-社會有聲音指,新界棕土(估計近1,200公頃)、閒置的市區軍營、高爾夫球場等屬可優先考慮的開發對象。通識科學生可思考開開這些土地的利弊,並與開發郊野公園作出比較。

-房屋問題能否單單只靠尋找土地建屋來解決。當局能否透過審視人口,移民和其他控制需求的政策,來有效地解決土地供應問題?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