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通識科的六大範疇中,即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今日香港、現代中國、全球化、公共衛生、能源科技與環境,「碳排放」的課題牽及「全球化」和「能源科技與環境」兩個範疇,可供探討的地方甚多。

Yahoo!教育學習過去亦就此課題作出探討(詳見延伸閱讀)。箇中一個概念值得同學加以討論,就是「碳交易」。

近年全球碳交易市場倍增,市場愈來愈活躍。碳交易意指透過「總量管制與交易」(Cap and Trade)及「碳抵減」(Carbon Offsetting) 兩種主要形式,讓工業化國家和企業免去其減量的目標,「總量管制與交易」最初應用於美國酸雨計畫(US Acid Rain Program),透過政府和政府間組織設下總量管制,如果企業無法符合其總量,可向其它有剩餘碳權者購買;「碳抵減」是透過國與國合作的減排計畫產生的減排量作交易,通常以期貨方式預先買賣,當中電力行業都是各國碳排放的大戶。

贊成碳交易的主張

環球碳權交易總額每年以倍數上升,現時發展較成熟的交易制度為歐洲的歐盟排放權交易制(European Union Greenhouse Gas Emission Trading Scheme,EU ETS)及美國的芝加哥氣候交易所(Chicago Climate Exchange,CCX),大中華區仍屬起步階段,發展潛力龐大,業界不斷探討如何透過這些金融工具,幫助企業在減排、風險管理上,實現碳減排目標。

碳價主要由市場來決定,但管制機構為了防止碳價飆升為被管制企業帶來過高的減排成本壓力,往往設置某些基線價格,一旦碳價突破該價格,管制機構將有權採取措施擴大市場供給,穩定碳價,如美國的區域溫室氣體減排行動(RGGI)的安全閥機制,一旦配額價格超過7美元,RGGI將擴大碳抵消信用的比例,從而增加配額的供給量以穩定碳價。

碳交易制度具成本效益,已成為全球降低溫室氣體排放的政策工具之一,世界銀行最新報告指出,去年碳市場總值增長11%,達到1,760億美元,交易量創下103億噸二氧化碳量的新高。

現時,內地已有碳交易所,如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北京環境交易所、天津排放權交易所等。亞洲地區如中國內地、台灣、日本、韓國與泰國等,已積極推動碳交易制度,倘若未來能夠整合成一個大中華碳交易市場,將可提高整體碳市場效率,或能掌握全球「碳訂價」主權。

反對碳交易的論點

反對碳交易的意見指出,碳交易不但不能解決全球暖化危機,同時將使人類無法專注於真正的解決方案,浪費人類有效因應氣候變遷所需的寶貴資源與時間。

碳排放交易是源於美國針對傳統空氣污染物的「總量管制與交易制度」(cap and trade),其原理很簡單,也就是將一個區域或國家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予以總量管制,並確立碳排放權的分配與產生機制,然後建立碳市場,讓排放者可從市場取得不足的碳權或者販賣多餘的碳權。理論上,其可激勵排放者努力降低排放量,鼓勵人們從事低碳活動,而有效達成減量目標。然而,實際情況卻未必如此。

首先,是總量管制後的碳權分配機制出了問題。許多已採行或計劃採行碳排放交易制度的國家,都採取免費核配的機制,根據各排放源過往排放量的佔比,免費給予碳權。結果造成排放量越大者取得越多有價的碳權,而使其可藉由總總操作,從市場上獲取龐大利益。比如原本應該要即刻關閉的低效率發電廠,卻因為業者為了取得更多碳權而延遲關廠;或者壟斷性的電力事業將免費取得的碳權成本計入電價,而從消費者口袋吸取橫財利益。

其次,是稱為碳抵減(carbon offset)的碳權產生機制出了問題。所謂的碳抵減,就是當一家公司投資或從事的活動移除或減少了碳排放,就可就其所移除或減少的碳量透過認證機制(如京都議定書的清潔發展機制)取得碳權,來抵減碳排放量。然而問題是很難查核這些活動是否確實吸碳或減碳。

在有太多漏洞可鑽且難以查核的情況下,這樣的總量管制與交易制度,於是變成了總量管制、放送(giveaway)制度,不但無助減量,更可能使碳排放量不降反升,歐盟過去幾年來的經驗就是如此。另外,此制度分散了人類的心力與資源去投入這個難以防範漏洞與欺騙的制度,倒不如好好執行一些真正可得到成效的解決方案。

 

延伸閱讀

通識專題:低碳能源運用

https://yahoo-education.myguide.hk/d/2015101621307/

通識專題:碳排放成全球議題

https://yahoo-education.myguide.hk/d/2015121121516/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