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港學生的升學及考試壓力,早在小一階段已開始。全港性系統評估(TSA)由2004年開始實行至今,透過筆試、說話及聆聽訓練,監測小三、小六及中三學生在中英數三科的成績表現。雖然教育局一再宣稱TSA 是「低風險」的評估,並與中學派位無關,但有教育界人士指出,學校在面對教育當局的進迫,不斷操練學生,有調查更顯示小一學生已平均購買3.6本TSA補充練習,令學生及家長都為了TSA而疲於奔命,失去了快樂童年及學習興趣。

TSA評估在2004年首先在小學三年級施行。05年,小學三年級和小學六年級學生均須參與評估。至2006 年,已推展至中學三年級階段。2011 年公布「小六考核新安排」,把原本每年考核的小六TSA,改為與「中一入學前香港學科測驗」(Pre-S1)隔年交替舉行。考評局把評估題目分為若干「分卷」,每位學生只須作答其中一份「分卷」。考評局指出,評估在2004年首先在小學三年級施行。05年,小學三年級和小學六年級學生均須參與評估。至2006 評估旨在反映全港學生及各學校學生的整體表現水平,而非評估個別學生的能力,所以每一名學生毋須作答相同的試卷。評估時,學生會被安排作答不同的分卷。每一分卷之間,各設有若干相同的題目,考評局根據學生回答這些題目的表現,並結合各分卷的成績,用統計的方法,計算各學校學生的整體表現。

學生表現退步 教育界稱失學習興趣

考評局早前公布今年逾10.6萬名小三及中三學生應考的TSA成績,小三生在中、英、數三科的達標率皆較去年下跌,各科下跌0.1至0.3個百分點,當中英文科表現較差,達標率為80.3%。根據考評局公布TSA報告顯示,部分小三生對數學長度單位「毫米」(mm)和「厘米」(cm)概念模糊,指「一支牙籤長約50cm」(應為mm)。

部分小學生於中文科有錯別字,並對字詞概念理解不足,如「表演」錯寫成「表現」;數學科方面,小部分學生混淆了長度單位和重量單位,錯寫了「一個書架高度約120千克」。英文方面,將「loot」(贓物)與「look」(看)、「cut」與「cute」、「say」與「sad」不分。

報告指出,中三級的中文,報告指學生寫作時的感情和表達方式甚為單一,思維狹窄,是以文章內容大多千篇一律,例如寫「音樂盒」幾乎都提到它是生日禮物,或借朋友所送音樂盒抒發對朋友的掛念之情,內容大都一般,並不時有錯別字,如把「寶貴」錯寫成「保貴」等。

教育局發言人表示, TSA是一項低風險評估,不會提供學生個人成績,旨在促進學與教,並非作為學校和學生排等級或篩選的工具。教局稱,由今年起不向個別小學發放其基本能力達標率成績,會有助逐漸消減校內過度操練的風氣,紓緩小學師生及家長的壓力。

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早前在報章撰文指,雖然教育局一再宣稱TSA 是「低風險」的評估,並與中學派位無關,但客觀事實是,TSA 已經異化成為「高風險」的「評核怪獸」。學校面對當局的進迫,也只好「跟大隊」一起操練。教育局官員在與辦學團體或學校管理層見面、進行視學或外評時,每每以TSA成績作為其中一項評定學生表現的項目,敦促學校要提升TSA達標率。此等壓力層層轉嫁,最後降臨到學生身上,操練之風便由此而起。

他引述調查指,小一學生一年平均購買3.6 本TSA 補充練習,所謂「教學為評估、讀書為考試」,操練和補課已成為學生在整個求學階段最深刻的回憶。不久前,他與一批來自不同學校的中學生傾談,不約而同地表示學習壓力很大,沒有餘暇做自己喜歡的事。當說到從前操練TSA的日子,他們更「耍手擰頭」。答案很明顯,他們並不快樂。

他表示,將社會的競爭壓力轉嫁孩子,揠苗助長,只會磨蝕學生的學習興趣,犧牲學生真正學習的時間。他希望當局立即檢視TSA帶來的教育異化和變質,並盡快糾正弊端。如無法糾正,政府當局應當機立斷,取消TSA,讓學校教育重回正軌,減輕學生的學習壓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