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黑夜】逾千嶺南人自發「回家」 促罷免何君堯校董一職
大學生活

【元朗黑夜】逾千嶺南人自發「回家」 促罷免何君堯校董一職

昨午,逾千名校友、學生冒暑回到嶺南大學,促請校方罷免委任失德校董何君堯。烈日下,1200名嶺南人繞校遊行一周,「掃黑除惡,保嶺存博」口號響徹嶺大校園。活動發起人校友指:「希望下一次回到呢個我哋咁珍愛嘅地方,唔係因為呢個人渣,而係為一件開心嘅事。」

攝影:高仲明

7月27日,原是嶺南大學一年一度的「homecoming day」(回校日)。畢業校友能在這年回校暫宿,緬懷當年的宿堂生活。然而,校方因應上周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夜而取消活動。一群嶺南校友、學生自發發起「真•Homecoming day」,要求校方罷免當日涉與白衣人握手、稱其為英雄的校董何君堯。活動成功號召大批不同年代畢業的嶺南人回家。

活動發起人之一鄭司律是畢業七年的嶺南人。他指何君堯挑戰社會道德底線。鄭指,這次已不是政見不合與威嚇學生的問題,而是觸及大學公職人員道德底線。「無可能覺得暴力無差別打人呢樣嘢係啱呀嘛?」

前學生會會長斥何言行違背嶺南大學

在學期間,鄭司律曾擔任學生會幹事會會長,為時任校董會學生成員之一。他引用確立嶺南大學權責的《嶺南大學條例》,推行教育職責為嶺大職能,「教育唔止係知識,而係做人基本互相尊重,在社會上做一個公民基本素養,呢個亦係教育內容之一,佢(何君堯)完全跟成個嶺南大學違背。」身為嶺南人,他指何的言行已是關乎嶺大在整個社會的公信力,觸碰社會道德底線。

有別於其他資助院校,嶺大學生愛稱自己作「嶺南人」而非「嶺大人」。嶺南人是指學生、校友,也包括一眾嶺大教職員及工作人員。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兼任教授、香港演藝學院戲曲學院前院長李小良同樣視自己為嶺南人,27日他便與學生一起出席嶺南的「真・回家日」。

「用太宰治名著《人間失格》形容佢就最恰當」

李小良在嶺南大學任教近17年,屬嶺大文化研究系創系的第一批老師。被問及委任校董何君堯有否觸及其底線,他指,「Lowlife(惡棍)係一個好標準嘅字去形容佢,用日文就『最低』,太宰治名著《人間失格》形容佢就最恰當。」

自2015年前特首梁振英委任何君堯入主嶺南校董會後,何屢發表爭議言論。當中,包括要對倡議港獨者「殺無赦」及指同性戀者為畜牲等,是次何更涉及重大公共安全事件引爆嶺南人回校「驅逐何君堯」。李小良認為何律師為自己創制一個陷阱,「不是嶺南人發起,而是白衣暴徒打人,而何律師牽涉在內,再令嶺南人質疑他再坐在校董會的問題。」

16年前因削資喊「保嶺存博」 今延續口號「驅逐何君堯」

27日,再有1,200名嶺南人手持「掃黑除惡 保嶺存博」的白布遊行。早於2003年,嶺大上下師生與時任校長陳坤耀在嶺南大學參與嶺大熄燈行動,反對教資會削減大學經費。「保嶺存博」就是當時的口號,亦是延續至今的嶺南大學抗爭歷史。

李小良:嶺南人努力奮鬥意識強

李小良又指,博雅教育是嶺南學院從港島司徒拔道搬入嶺南屯門校舍時的定位。他指,過往5、7年,社科、中文系、哲學、文研亦有不少學生建立自己社會參與的身份,「想改變社會,令呢個不公平社會冇咁不公平」,當中甚至有人因此入獄。「嗰種係好嶺南人『奸爸爹』(日語:加油),因為嶺南在八大中相對邊緣,地理位置都係,所以大家嗰種努力奮鬥、奸爸爹意識好強」。

當遊行隊伍遊行至黃氏行政大樓時,嶺南大學校長鄭國漢現身接收3800名嶺南人聯署。同場,有一名嶺大校友上周於元朗被襲至臉部受傷,他促請校方跟進事件。惟鄭國漢指,嶺大校董近半校董由特首委任,無法即時凍結何君堯校董身份。校友鄭司律質疑,「《嶺南大學條例》要求校董會成員,若涉及個人關係可要求避席,如今牽涉大西北公共安全,點解個別可以避席?涉及重大公共安全,不能避席?」

鄭國漢離開前承認會向校董會反映一眾嶺南人的意見。而嶺南大學副校長  莫家豪教授及協理副校長(學術及對外關係)劉智鵬教授則承諾將向校董會提出建議,並要求校董會盡快展開特別會議。

點擊瀏覽《香港01》更多內容和圖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