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媽歌舞團佔領公園 淺談紓緩社區滋擾問題的建議
通識探討

大媽歌舞團佔領公園 淺談紓緩社區滋擾問題的建議

在2014年時,淅江溫州一幢住宅大廈的600多名居民,因不堪鄰近廣場大媽音舞音樂的滋擾,合資約26萬人民幣購入一套反恐用的音波炮裝置,並對著廣場播放警告訊息以驅散大媽。事件爆光後,受到中港兩地媒體的廣泛報導,更有不少香港網民對那些溫州居民的遭遇表示同情,惟他們當時也許未有料到相關的慘況竟會在今天臨到自己的身上。

自2018年旺角行人專用區殺街以來,大媽歌舞團的表演活動非但沒有因此而停竭,反而入侵到各區之中,帶來嚴重的滋擾問題。近日,網上流傳一段於屯門公園拍攝的影片,片段中可見一名衣著暴露的大媽歌手與一名年邁的男粉絲大跳貼身舞,而過程中該名大媽歌手更多次用手撫摸自己身體各處。如此賣力的演出,不但令男粉絲興奮不已,亦使那名大媽歌手獲得利事「打賞」。影片爆光後,引起大量網民的不滿,直指大媽歌手的行為是賣弄色情,而且影響市容。

屯門區議員譚駿賢在接受本地媒體訪問時指出,一直以來也收到不少有關大媽歌舞團對附近居民造成噪音滋擾的投訴,雖曾多次向康文處反映,但處方往往以「執法困難」等借口進行推搪。在現行的《遊樂場地規例》下,任何人均「不得在對其他使用遊樂場地者造成煩擾下操作、彈奏或唱歌等。」但由於鄰近居民及公園管理員不被視為「場地使用者」,不能作為控方證人,因此對檢控違法表演的大媽帶來了一定程度上的程序困難。在本年四月,政府曾建議修訂《遊樂場地規例》,讓任何人亦有權擔任控方證人,希望藉此打擊大媽歌舞團滋擾社區的問題。而除了修訂法例外,哪些措施能有效紓緩相關的社區滋擾問題亦值得我們作進一步的思考。

 

紓緩相關社區滋擾問題的建議

措施一:提高執法效能

從圖片中可見,在屯門演出的大媽歌舞團自行設置了音響設備來配合表演,惟據了解有關人士事前並無向康文署提出申請。(圖片來源:Youtube 截圖)

除了需要修正現行法例上的不足外,必須配合適當的執法行動,方能體現法律對違例行為的阻嚇力。根據現行的《遊樂場地規例》,若打算在康文處的公園內使用音響或樂器,要先申請並獲處方批准。惟現時屯門公園每天下午2至6時也會有大媽歌舞團聚集,並在未有向處方申請的情況下自行設置音響配合演出,但卻未有受到處方的驅趕或檢控。事件反映康文處其實只是無意進行執法,懶理市民訴求,而並非因條例上的漏洞而阻礙了執法行動。若不加強執法的效能,單單是修訂現行的法例其實並無太大的意義。政府必須正視相關社會問題的影響及嚴重性,加派人手進行巡查,提高處理投訴的效率,才能有效打擊違例的歌舞表演活動,還香港市民一個寧靜舒適的居住環境。

 

措施二:加強宣傳教育

現時的康文處轄下的公園大多設有指示牌,提醒市民應避免進行哪些活動。(圖片來源:康文處)

即使不停進行修例,也難以將所有會在公共場所中帶來滋擾的行為明列於法例之中並加以禁止。因此,市民在公共場所必須懂得相互尊重及自律守紀。而若要達致這個理想境況,依靠的便是適當的宣傳及教育。一方面,政府可透過宣傳影片及廣告,向市民灌輸公民意識的重要性,讓大媽歌舞團的表演者在演出時亦能考慮到其他公眾場所使用者或鄰近居民的感受;此外,政府也可於全港不同的遊樂園場所中以派發傳單、張貼海報或是設置提示牌的方法,提醒市民在有關場所中應有的言行舉止。

 

措施三:改善公共空間規劃

有大媽歌舞團的長者粉絲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指出,到公園觀看表演以及與歌手進行互動是他們現時僅餘的樂趣,不希望公園內的歌舞演出被禁止。的而且確,與其禁止了相關的歌舞團活動,倒不如改善公共空間的規劃,給予歌舞團及他們的粉絲一個合適的空間來進行文娛活動。這樣既能顧及歌舞團和其粉絲的娛樂需要,亦避免了對其他人士造成滋擾。當然,進行這樣的安排需要先作出兩方面的考慮。一方面是相關活動能有充足及穩定的參與人數,值得政府在當中投放資源;而另一方面,就是表演者所展現的應是健康正面的音樂及藝術演出。若是以文娛消遣為名,賣弄色情獲利為實,政府非但不應支持,更有責任循修例及執法的途徑,杜絕有關的不當行為。

 

作者:李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