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學生罷課反送中:想讓反對老師知道,我們是盡公民責任
校園生活

中學生罷課反送中:想讓反對老師知道,我們是盡公民責任

政府遲遲未有撤回修訂《逃犯條例》,各團體昨日繼續舉行反修例集會,其中亦有團體舉行罷課集會,拉起「不撤不散」的標語。由於早上仍有人留守立法會示威區,罷課集會從愛丁堡廣場移師到添馬公園舉行。中午時分,添馬公園下著大雨,但仍有決心反對修例的中學生趕到現場參與罷課。

剛考完試的鄭同學和練同學,急急換下校服,帶著準備送到物資站的水,來到添馬公園。就讀中四的她們,上周四、五在學校罷課,昨日決定考完試便到金鐘出席罷課集會。鄭同學說,決定罷課是因為見到警察在6.12開槍、很多人受傷:「我一直看著直播,見到那麼多香港人站出來,自己沒有去,其實都有點內疚。最深刻就是見到有人受傷,在地上噴血,那一幕我真的看到個心『揦住揦住』。我覺得這是不可接受的,沒理由這樣暴力對待市民。警察成副武裝,其實可以保護市民、保護自己,但年輕人的裝備只有水、雨傘,(政府)都可以說他們是暴徒,這真的令我們很憤怒。」

有團體在暴雨下的添馬公園搭起帳篷,舉行罷課集會。區倩怡攝

鄭同學坦言,剛開始討論《逃犯條例》修訂時,她的感受不大:「後來看到立法會議員的討論,加上年輕人最喜歡看的連登、高登都在討論,我就開始覺得條例可能真的會影響香港。」鄭同學說,罷課可能意義不大,但她想讓學校裏反對罷課的老師知道,在公民責任和學生任務中,她選擇盡公民責任:「就算考試成績很重要都好,在香港這樣的形勢之下,我會選擇放棄成績。有些學生讀書讀上腦,就算有讀通識教育都覺得讀書重要過香港。但為了香港,我們會站出來,香港只有一個,但考試就有好多次。」

鄭同學說,她的學校沒有拒絕罷課要求,學生亦有遞交家長信要求罷課,但學校卻打電話給家長確認,令學生很不滿:「他們收到家長信,就打給我們的家人問是否知道子女要罷課,知不知道他『做埋啲咁嘅行為』⋯⋯他們不說清楚我們只是靜坐,家長就誤以為我們要衝擊學校。」

上周四、鄭同學首天罷課時,學校將要求罷課的學生,安排在一個教室自修, 但因為參與罷課的同學,很多都因為6.12事件而情緒不穩,他們決定改為開分享會,互相分享感受。第二天,罷課學生向學校爭取到操場靜坐,讓校內更多人知道有同學正為反修例罷課:「很多低年級同學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覺得考完試就去玩啦,罷什麼課?我們希望讓他們知道,罷課罷考不是為了玩,而是為了反對《逃犯條例》。」

不過鄭同學坦言,雖然不少同學「出聲」說會罷課、罷考,但實行的並不多:「唔知佢哋係淆底定冇家長信。第一日有廿個人左右,第二日就得十幾個,到昨天已經得番唔夠十個。不過高年級都多人出嚟遊行。」

鄭同學的家人並沒有反對她罷課:「我家人比較開明,不會質疑我是否不想溫習,只是說如果我覺得這件事是應該要做,就去做。媽媽和我立場一樣,覺得考試什麼時候再考都可以,但香港玩完的時候就真的玩完,無法回頭。」

鄭同學和練同學趕到金鐘參與罷課集會。區倩怡攝

練同學有參與6月9日的白衣大遊行,但當時的目標純粹是反對修例。6.12金鐘發生衝突時,她在家中看著直播,既擔心又害怕:「好認真地說,這幾天都睡得不好。最擔心的是,為什麼會有人說我們這些年輕人是搞事、抵死,我好擔心未覺醒的人。」她停頓了一會兒,說:「希望香港可以變番一個我哋香港人想要嘅香港。」

練同學說,看到警察拿著槍對著香港市民,她覺得絕不能接受:「小時候,我以為警察會保護香港市民,但現在他們是將槍頭對著我們,我完全接受不了。即使有人說警察只是打份工,我都不認為這是他們這樣對待我們的藉口。繼續為中國、為這樣的香港政府做事,就已經是助紂為虐。」

與家中較開明的鄭同學不同,練同學與父母在參與社會運動上,有較大分歧。小時候,練同學的父親曾帶她到七一遊行,今次亦有主動問她會不會想罷課,但母親則認為「冇咩事就唔好搞事」,不支持練同學再參與社會運動。不過練同學決定跟從自己的意願:「付出了起碼不會後悔。」她說,中學生可以做的事其實不多:「既然有平台和權利讓我們罷課,我們就應該站出來發聲,不能因為沒有人聽到我們的聲音就選擇沉默。」

因為還要考試,她們不能留在現場太久,亦不考慮參與升級行動。鄭同學說,如果之後仍繼續有集會,她每天放學都將趕來金鐘:「未到最後一刻都不要放棄。譬如如果有人打劫,都不會將整間屋讓給人,而是會死守,所以我覺得我們都應該死守。」

荃灣公立何傳耀紀念中學中五生胡同學說,612那天的新聞片段令他很難受:「身邊都有朋友和我一樣,很不開心,忍不住哭。見到這樣的香港,就覺得有點迷惘,不知道這條路應該如何走下去,不知道如何繼續在這裏生存。」看到警察在短時間內用了過百顆催淚彈,胡同學覺得很不舒服,決心再次上街表達不滿。

過去兩個星期日,胡同學都有參與反修例遊行,他的父母在八九六四時亦有上街,認為表達訴求是公民責任,因此亦支持胡同學遊行。胡同學認為遊行人數令他十分震撼:「上星期去遊行之前,沒有想過能有100萬人以上,我覺得好震撼。」可惜的是,兩次遊行過後,政府卻沒有回應:「我覺得政府態度太差,一個這麼大的遊行,在其他國家可能已經有一定成效,但在香港一些成效都沒有,所以就覺得要再試。」昨天考完試後,胡同學馬上與同學一起趕到金鐘,響應罷課。

胡同學就讀的學校對於修例的立場不明確,但只要學生向學校申請罷考,就可以獲批,也有老師主動對同學說,因為現在正在考試,就算同學想留在家裏溫習都沒所謂,他會代學生出來走這一趟。胡同學說,身邊同學對修例的關注比想像中多:「我們學校的人一向比較政治冷感,但因為《逃犯條例》修訂,他們多了關注,小至在網上發表意見,大至出來遊行,甚至有人選擇留守。」

觀看原文: 按此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