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不同權? 香港推行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困難
通識探討

同志不同權? 香港推行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困難

在5月24日,台灣正式施行「同性婚姻法案」,成為亞洲首個保障同志婚姻權益的國家,超過500對新人在當天正式註冊結婚。而多個本地關注同性戀人士權益的團體除了向對岸送上祝福外,亦感歎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在保障同志權益的議題上落後於人。在此,讓筆者與各位分析在香港落實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主要困難。

較早前大批同性婚姻支持者在台灣立法院外集會,支持通過同性婚姻專法(圖片來源:美聯社)

困難一:歧視問題依舊嚴重

爭取平權的前設條件,在於去除社會上的歧視心態,以平等、包容及尊重的態度,看待每一位生活在我們身邊的同性戀者,並承認他們擁有與社會主流人士無異的權利。然而,雖然社會表面上在高呼「尊重性小眾」的口號,但實際上卻仍舊存在很多歧視同性戀者的問題。正如政府雖多次強調應尊重不同性傾向人士,但其轄下的港鐵及機管局卻連一個國泰公司的「男男拖手」廣告也容不下,後來亦只是在輿論壓力下才收回拒登的決定。

另一方面,在教育的層面上而言,雖然教育局建議學校在課程及活動中,滲入有關「性別角色」、 「接納異同」的訊息,並讓教師與學生探討如何尊重不同性傾向人士,惟香港有為數不少的中小學辦學團體皆有著宗教背景,出於宗教上的考慮,他們往往會向學生灌輸同性戀是錯誤行為的信息,甚至說其屬於一種「罪」。在潛移默化之下,學生自然會對同性戀者產生抗拒心理。根據平機會的調查報告顯示,同性戀青少年在學校中,是較容易受到欺凌的一群,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同性戀者較難融入主流群體當中。若「同性戀除罪化」未能在香港得到真正的實踐,同性婚姻合法化自然更遙不可及。

 

困難二:政府漠視小眾權益

坦白而言,能否成功進行修例立法,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政府的態度,而非相關的條例是否存在爭議。如近日掀起滿城風雨的《逃犯條例》修訂,令市民及法律界人士感到擔憂和不滿,擔心港人的人身安全及香港的法治精神也會因相關條例的落實而受到侵害,甚至號召6月9日上街進行抗議。然而,政府出於政治因素的考慮,仍執意強推相關條例。可見立法及修例與否,與相關法例的合理性其實沒有絕對的關係。而作為香港的小眾,同性戀者的訴求對社會、經濟及政治所能帶來的影響極為有限,政府自然也無意理會。

在2014年,高級入境事務主任梁俊光與同性男友在新西蘭註冊結婚,回港後向公務員事務局更新其婚姻狀況,惟遭到當局以「同性婚姻不符合婚姻定義」為由拒絕申請;而稅務局也以同樣的理由,拒絕兩人合併稅務的申請。政府對有關議題的取態,從中已可見一斑。

 

困難三:同性婚姻存在爭議

近年愈來愈多國家將同性婚姻合法化,但同性戀者是否享有婚姻權一直以來仍存在爭議。在2014年,歐洲人權法庭強調不會承認同性婚姻是基本人權的一種。而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亦在《公民權利及國際權利公約》中有關婚姻權的部分提到「婚姻權是一男一女的自願結合」。事實上,雖然社會大眾普遍認同應平等地對待不同性傾向的人士,但卻有部分人士認為同性戀者與異性戀者有著不一樣的權利和義務,並指出婚姻制度不單是一種個人的行為選擇,而是在尋求社會文化的認同及法律制度的保障,因此不能與主流的社會價值觀存在太大差異。

作者:李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