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十年 細數各項課程爭議
通識探討

通識.十年 細數各項課程爭議

自2009年新高中課程正式推行,通識教育成為高中必修科已有十個年頭。在這十年間,通識教育科的課程內容亦已經歷過一些變革,惟不變的是通識科依舊爭議不斷。

在去年三月,有本地媒體稱據「可靠消息人士」透露,通識一科即將改為以合格制的形式來進行評核,甚至會被剔出核心科目。而在今年,課程檢討專責小組又建議通識科進行「瘦身減量」,並提出將以往通識課程的核心獨立專題探究轉為自願參與的形式(不參與最高只能在公開試中獲取level4的成績)。想來教育界人士不斷提出一些通識科的「改革建議」,自是希望藉此來平息社會不同持份者對通識的爭議。在此,就讓筆者與各位讀者一同回顧和梳理在通識一科在這十年間究竟掀起了哪些的爭議。

 

爭議一:令青少年反社會?

一直以來,亦有不少人士嘗試將一些政治爭議與通識教育科扣上關係。在2014年雨傘運動爆發時,更有政黨人士在欠缺實質證據和有效分析的情況下,指出正是通識教育令青少年變得反政府。但事實上在通識的課程中,只要不是違背普世價值,任何的議題中也容許學生進行開放式的討論,學生也可以選擇自身認同的立場。雖說有部分人士擔心不論是支持還是反對政府,教師亦有可能在課堂中向學生灌輸政治意識,影響學生的價值觀。而針對這個情況,其實是個別教師個人的專業操守問題,與通識課程無猶。

不過,政府似乎為了避免新一代的學生對社會抱持過於批判的態度,在近年與通識相關的課程文中,也紛紛以「慎思明辦」取代過往的「批判性思考」,想來當中也有政治上的考慮因素。

 

爭議二:IES工作量過多?

以往通識科的獨立專題探究在未進行改革前,考評局對報告的形式和字數並沒有限制。可以想像在一些學校中,某部分重視學業成績的同學之間自然會出現「軍備競賽」的情況,希望以愈詳盡愈仔細的報告分析來獲取高分。筆者曾聽一位在名校任教的老師分享,當時學生呈上的獨立專題探究報告動輒上萬甚至數萬字不等,該名教師表示在欣賞學生努力的同時,其實也擔心一份報告會耗用了他們過多的心力。後來,考評局修改了獨立專題探究的評核模式,不但規範了報告各部分的撰寫方向,亦限制了報告的字數不得超過5000字,大大減輕了IES的份量。

 

爭議三:評核模式有欠公正?

在現時的公開試評核模式中,通識科是以撰寫文字段落作議題分析及評論的形式來進行考核,自然也無法如數學、化學或是物理等科目一般有著標準和絕對的答案。而不同的教師在評改同一份試卷的時候,分數上也難免出現一些差異之處。然而,事實上這個並非通識考試的問題,而是所有文科科目也共同面對的問題,如中文科或英文科的作文批改,其實也難有一個絕對的標準。另一方面,在現行的評卷制度下,每一條試卷答題至少也會由兩名評卷員批改,若所得出的兩個分數出現太大的差異,將會由第三名「senior marker」作批改和調整,相信能在最大程度上保證了批改的公正性。

 

爭議四:課程內容虛無縹緲?

雖說通識科的課程文件中列明了六大單元中所需學習的主題,例如在「單元二:今日香港」便需要學習「生活素質」、「身份與身份認同」以及「法治與社會政治參與」三個主題,但實質上需要教授甚麼的內容或以哪些議題進行教學卻未有任何規定。另外,現時坊間通識的教科書毋須送交教育局審訂,當中的教材內容其實只是由出版社進行把關,質素頗為參差。即便是校本自行設計的教材,其實亦面對著同樣的問題。因此,亦難怪部分學生認為:「讀完都唔知學咗咩。」始終學生在最後面對的是同一份的公開試題,過於空泛或有太大自由度的課程設計,未必有利於教學的施行。

 

作者:李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