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牛之亂」 淺談購票實名制爭議
通識探討

「黃牛之亂」 淺談購票實名制爭議

「黃牛之亂」

近年,黃牛黨在港橫行,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所謂黃牛,其實是指透過大量購入特定門票,繼而囤積居奇,再轉售獲利的人士。以往香港的黃牛只是炒賣知名偶像的演唱會門票,行徑雖然惡劣,但影響的層面不算廣泛。然而,近年的黃牛問題日趨嚴重,就連動漫節頭籌及《復仇者聯盟4》的首映戲飛,亦成為了他們的炒賣目標。每次各類的門票開賣時,排在最前的,往往是一些連表演者是誰都不清楚的「另類粉絲」。

黃牛的炒賣行為,不單損害了部分消費者的權益,長遠而言,當真正懂得欣賞藝術,或對各類文化有興趣的觀眾因黃牛問題而無法欣賞表演時,香港的文化發展亦會受到阻礙。本地僅存的文化氣息亦會因「黃牛之亂」而消散。

本地棟篤笑始祖黃子華曾指寧願場內有「空櫈」,也不願粉絲買黃牛飛(資料圖片)

為何黃牛無法無天?

雖說在現行的法例下,炒賣「黃牛飛」屬於違法行為,但過時的法例其實難以有效打擊現存的歪風。一方面,現時用以打擊黃牛的《公眾娛樂場所條例》並不適用於獲豁免發牌的公眾娛樂場所,包括康文署轄下場館如香港大球場和香港體育館(紅館),黃牛黨的炒賣行為亦因此而變得無法無天。

此外,在現行的條例下,即便干犯非法炒賣門票罪行而被定罪,相關人士亦只會被處以2000港元的罰款,而這個數額或許較黃牛賣出一張門票所獲得的利潤還少,可謂毫無阻嚇力。在文化及藝術發展面臨如此嚴峻的挑戰時,實名制購票好像已成為了唯一的出路,然而不同持份者卻對這項建議有著不同的看法。

 

淺談實名制的爭議

爭議一:影響進場安排?

針對實名制購票的建議,有表演活動的主辦方及贊助商曾表示若進場時需要核查觀眾的個人資料,將會大大增加安排上的難度。而政府在亦曾指出擔心實名制增加觀眾進場時間,或令觀眾需要提早一至兩小時到場。然而,上述的這些擔心,明顯是出於對購票實名制運作模式的不了解。

事實上,亞洲博覽館在去年已率先實行購票實名制,觀眾在網上購票時需提供證件上的姓名,並在演出當天出示證件及以儀器掃描手機上電子門票上的二維碼便可進場。而亞洲博覽館哈永安提到,相關措施不但沒有帶來不便,利用新科技配合安排更縮短了進場的時間。

 

爭議二:為消費者帶來不便?

有不少消費者擔心,以實名制來進行購票,萬一在表演當天出現突發事故令自己無法觀看表現,但又不能將門票出售或轉贈他人,則會令門票白白浪費。

然而,其實在實名制下,觀眾仍然可以有限度地將門票轉讓予他人。參考亞博館的例子,只要在系統中加入監察及追蹤功能,將短期內大量轉讓門票的人士列入購票黑名單中,便能在有效打擊黃牛行為的同時,讓一般消費者在合理的情況下轉讓門票,保留了一定的靈活性。

 

爭議三:減低消費者購票意慾?

某位薄有名氣的本地張姓藝人曾表示,實名制需要消費者在購票時提供個人資料,擔心購票的不方便會減低市民的購票意慾,影響其個人的門票銷情。在此先不評論相關的觀點是否過於自私或短視,相信對大部份的觀眾而言,在購票時多用數分鐘填寫個人資料,也會較花上數倍的金錢來購買門票理想。

在國際社會上,實名制購票已是大勢所趨。政府雖已在去年年尾將立法會提交文件,建議將規管涵蓋紅館和伊館等康文署場地、研究「實名制」及逐步下調內部認購門票比例等,但若仍然將相關政策停留於研究和討論的階段,遲遲不進行立法,消費者的權益便始終不能得到合理的保障。

 

作者:李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