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問理大校方:一所大學的價值是什麼?
大學生活

敢問理大校方:一所大學的價值是什麼?

【The News Lens發文 /書生百用 撰寫】

1919年5月4日,一群北京大學生舉行抗爭示威,燒屋打人因而被捕。北大校長蔡元培得悉事件後,縱然不贊成學生所為,但仍馬上營救學生,甚至不惜發動全國罷工罷市,支持學生運動。

今年適逢五四運動一百週年,攀今比昔,理大校方高層卻嚴懲四名學生,勒令其停學、退學、終生不獲理大取錄或執行社會服務令。這些學生犯了什麼過錯?他們只是闖入理大管理層辦公室,要求校方歸還學生本應具有的民主牆管理權。

無充分證據涉及暴力 嚴懲需要確切證據

校方指責學生誹謗、襲擊和毆打大學教職員,有損大學聲譽。然而,如果事件真的涉及嚴重暴力,當事人為何不即時報警?相反,從傳媒提供的影片清晰可見,學生並無任何襲擊和毆打他人的意圖和舉動;縱然學生有用身體阻擋校方職員離開,但也非常克制,多次強調不想有身體接觸,只要校方回應幾句就會離去。(編按︰完整影片見理大學生報編委會Facebook專頁

最令人生疑的是,期間一名教授(編按︰理大學務長莫志明教授)忽然自己單腳倒地,有學生立即上前扶起教授,更緊張地多次宣問對方「有無事」,該教授卻莫名其妙地連聲地說「我會原諒你」,好像是學生故意推倒他,令他受傷。現在看來,該教授非但沒有「原諒」學生,更秋後算帳嚴懲學生。

理大校方要嚴懲嚴重暴力行為,並無不妥,但請拿出確實的證據。襲擊和毆打是極為嚴重指控,即使上到法庭,控方也有舉證責任,必須拿出切實證據。在證據不充分的情況下,校方有什麼正當理由單方面定罪,更不讓涉事學生上訴?

縱觀世界各個大學 多寬容學生示威抗議行動

沒錯,學生闖進辦公室抗議也許有違校規,大學有權處罰違規學生,只是敢問理大校方,難道大學生沒有抗議的權利、表達意見的自由?難道大學生面對校園社區裡言論自由的收窄,也只能做個「乖乖」冷漠的學生視而不見;反之,力爭到底就要嚴懲?敢問理大校方,究竟你們知道一所大學的價值是什麼?

縱觀世界各地的大學,對於學生的示威抗議都保持最大的包容。2010年英國多間大學爆發佔領行動抗議政府將學費增至兩倍,當時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獲得法庭禁制令本可強行清場,但仍然表明不會使用強硬手段趕離學生甚至肯定學生有抗議的權利

去年美國發生佛州校園槍撃案, 中學生發動了罷課及遊行活動。當地官員警告參與遊行的中學生會給予紀錄處分,以後申請大學將十分不利;然而,40多間頂尖大學很快發表聲明力挺學生的抗議行動,更表明所謂的紀律處分絕不影響他們的入學申請。

敢問理大校方:一所大學的價值是什麼?

為什麼世界各地知名大學都願意力撐「搞事」的學生?因為它們都明白大學的核心價值是什麼。大學的終極目標,是提供一塊思想資源豐富和言論自由充足的交流場所,讓師生能暢所欲言、討論交流,達致教學相長、真理愈辯愈明,甚至產生出劃時代的思想;同時也讓年輕學子在這言論自由與思想資源充分的空間裡,形塑自己的能力、人生觀與價值觀,成為思想自主的獨立個體及成熟的公民。

因此,大學理應給予學生最寶貴自由的空間學習,讓學生表達自己認為對的事情,爭取他們認為合理的權益,只要能言之成理,不但不應該受到懲罰,還應該受到鼓勵和寬容,這才能令學生從實踐中培養出自己的價值觀、關心社會和爭取公義;即使學生有時做錯了,也應給予寬容,令他們從錯誤中學習。

然而,理大校方卻倒行逆施,完全違背大學價值,先是剝奪學生自由表達意見的民主牆自治權,後是嚴懲學生停學,甚至終生不獲錄取。即使學生真的有少許錯誤,難道理大校方不應該有教無類嗎?

永不錄取,尤如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春風化雨,本應為大學最根本的辦學理念。但理大校方卻只懂趕絕學生,收緊校園的言論自由,嚴懲表達意見的學生。難道這樣的做法還稱得上大學?更匪夷所思的是,校方有什麼權力一槌定音判學生「有罪」和頒佈「社會服務令」的懲罰?

理大校方的永不錄取,更不禁令人想起中國政府的「剝奪政治權利終身」,難道理大也要與國家接軌,剝奪學生的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自由的權利?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書生百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