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補與製造漏洞 引渡條例的爭議
通識探討

修補與製造漏洞 引渡條例的爭議

去年二月,一名香港少女與男友在台灣旅行期間,慘遭男友殺害。事後,雖然涉事男友對所犯之罪行直認不諱,惟由於香港與台灣之間並無司法互助或引渡犯人的條例,因此香港警方一直未能以謀殺罪名來起訴該名男子;亦不能將其押送往台灣受審。

圖為台灣謀殺案中的涉案男子。根據監控錄像可見,該名男子疑似殺害女友後,將屍體藏於行李箱中,並運離酒店(圖片來源:星島日報@Yahoo!新聞)

面對如此不公義的慘案,近月社會上有不少聲音亦提出香港應修訂現行的《逃犯條例》,使涉嫌謀殺的男子能夠被法律審判及制裁。而面對輿論的壓力,政府表示應一併修訂香港與中國內地及台灣之間的引渡條例,並無意針對是次的台灣謀殺案訂立一次性的「日落條款」。政府的回應,在社會上掀起了更大的熱議,有政黨人士擔心,政府是以修訂法例漏洞為名,為內地司法機構的跨境執法「開後門」為實。

 

修訂《逃犯條例》的利弊

好處一:彰顯公義

在現行的條例下,香港只與十九個國家達成了移交逃犯協議,包括:加拿大、印度、馬來西亞等。然而,由於只有少量的國家與香港存在著恆常性的司法互助,令到許多案件亦未能得到公義的處理。除了是次引人關注的台灣謀殺案外,華人置業前主席劉鑾雄和南華前足主羅傑承亦曾於澳門犯下嚴重的貪污案。可惜由於中港澳台之間沒有引渡協議,致使不少案件中的嫌疑犯能一直逍遙法外,在法治的灰色地帶中橫行,任意踐踏港人所持守的法治公義。

若《逃犯條例》得以修訂,這些案件自然能夠以引渡的方式安排審判,令法治的公義得以彰顯。當然,出於法制差異的問題,香港難以與全球所有地方亦達成司法互助,但與鄰近兩岸三地這些關係密切的地區簽訂引渡協議,顯然有著更大的必要性。

 

好處二:更有效打擊犯罪

法律的作用,除了是懲戒一些漠視法紀之徒外,更重要的是對社會帶來一種阻嚇作用,這亦是文明社會維持治安與和平的基礎所在。而由於與多國之間並無司法無助的協議,香港在一定程度上淪為了逃犯的「犯罪天堂」。只要在與香港沒有司法互助的地區犯罪後逃逸本港境內,便有如無需為所犯罪行負責一般。

以各地簽訂逃犯移交協定的數目而言,在已發展地區中,香港幾乎位列榜尾。如內地、南韓及美國等地,在簽訂了的協定數目上,均較香港高出一至四倍。可見香港的《逃犯條例》實在存在著修訂和進步的空間。相信若香港能與兩岸三地達成恆常性的司法互助,必能更有效地打擊整個東亞地區的跨境犯罪行為。

 

圖為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2015年時,銅鑼灣書店的店東、店長及員工疑被中國當局以跨境執法的形式押往內地進行審訊(圖片來源:星島日報@Yahoo!新聞)

弊處一:引起打壓異見人士之疑慮

雖然,根據香港《逃犯條例》中的第五條,任何涉及種族、宗教、國籍、性別或政治見解而觸犯的罪行,本港的司法機關將不會接受其他地區的犯人移交請求。而且,若嫌疑犯所涉及之罪行並非列於兩個地區共同承認的罪列清單中,將不能援引條例並提請移交犯人。

然而,銅鑼灣書店跨境執法及人大強行釋法否定議員資格等事件,均令港人對本地的司法及行政獨立存有疑慮。若港府現時借進食是次的「人血饅頭」,強行與內地達成移交協議,實難讓社會大眾相信中港政府之間不會利用條例之便拘押異見人士往內地受審。

 

弊處二:難以確保判刑之公正性

由於各地之間的起訴、定案、以及判刑在程序上往往存在著一定的差異,盲目簽訂移交協議未必能保證被移交的逃犯能得到公平公正的審訊。尤其在法律體制上而言,香港是普通法地區(即按案例判刑);中國則是大陸法國家(即按法典判刑),在判案上難以追求一致且共同承認的公正性。而當兩地對法治和法律的理解存在差異時,本地的司法機構是否具有足夠的正當性進行逃犯移交頗有爭議。因此,在相關差異未能在條例上被合理地處理時,簽訂逃犯協議之事實不宜操之過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