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天使壓力爆煲 醫療資源不足點好?
通識探討

白衣天使壓力爆煲 醫療資源不足點好?

上個週末,香港護士協會發起抗議,並遊行至政府總部,要求政府正視公營醫院護士人手不足的問題。有受訪的護士指出,現時護士及病人的比例為1:10,即使勉強應付工作,也難以保證服務質素,更可能間接導致醫療事故的出現。

而從宏觀來看,不止是護士人手,其實整個香港醫療體系的人力資源亦供不應求,包括醫生、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以及醫務化驗師等。根據醫管局在2017年公布的數據顯示,公立醫院的醫生流失率高達6%,創下近年的新高。

事實上,現時香港醫療人手不足是一個惡性循環的狀況,當公立醫療的醫護人員面對過大的工作壓力時,自然會向外尋求出路,轉到私營的醫療機構工作,並進一步加劇了公營醫療人力資源不足的問題。因此,現屆政府必須下定決心中斷這個惡性循環,一方面紓緩公立醫院醫護人員的工作壓力,同時也確保市民能享有高質素的公營醫療服務。

 

改善公營醫護人手不足的方法

方法一:增加本地醫護人員培訓

香港作為全球其中一個人口老化問題最為嚴重的地區,市民對公營醫療服務的需求與日俱增。長遠而言,增加本地醫務人員培訓可謂紓緩人手不足最根本和直接的方法。據本地媒體報導,香港政府已向港大醫學院及中大醫學院提交計劃書,建議兩所醫學院的醫科生學額每年增加30個,即由現時每所醫學院的235個學額增至265個。惟有關安排仍待教育局決定及宣布。

限制所在:增加醫療科目學額雖然能在長遠上紓緩人手不足的問題,卻難以回應社會的短期需要。一般來說,醫科生需要在大學修讀六年的學位課程,並進行一年的實習。換而言之,若相關的安排在下年開始實施,這批醫療新力軍亦需要待八年後才能正式執業。

 

方法二:引進外地醫療人才

為在短期內應付醫療人手不足的問題,亦有不少社會人士提出引進外地醫療人才來港工作,以解燃眉之急。在現行的制度下,外地醫生不論其本身是否擁有執業資格,亦需要通過本地的執業試(包括專業知識及臨床知識方面的考核),方可於長期香港執業。雖然在符合特定條件下,海外醫生可在港免試並作有限度註冊及執業,但由於執業年期有限,因此未能有效吸引海外醫生來港。

而本地執業試與外地的考核試形式不一,若非在香港的大學接受培訓,通過考試的難度會較高,令許多外地醫療人才為之卻步。以執業試作為唯一標準,雖然安全,但也帶來了不必要的障礙。考試的成績受多方因素影響,醫學知識再淵博,也不保證該名醫生懂得應付本地的執業試。針對香港現時醫療人才嚴重短缺的情況,只要做好監管並以不降低本地醫療服務水平為前提下,放寬現行執業限制,並以執業試以外的方法甄選海外醫生來港工作,實是最有效和快捷的方法。

限制所在:雖然本地許多醫護人員常常高呼人手不足及壓力過大,但在醫療霸權的保護主義下,他們為了維護自身的利益和競爭力,一直以來也極力反對對外引入醫療人才。若政府在欠缺共識的情況下強制推行政策,恐會引來部分既得利益者的強烈不滿。

 

方法三:進一步實踐醫藥分家

在香港現行的醫療體系下,「重醫輕藥」的問題十分明顯,藥劑師淪為醫生的副手,只需負責配藥的工作。然而,若政府能夠重視並善用藥劑師的專業,他們其實能承擔很大一部分的醫療責任,同時也可解決本地藥劑師就業困難的問題。

香港醫院藥劑學會曾建議政府加入臨床藥劑服務,由藥劑師為病人的藥物治療進行檢討,估計可減輕醫生就每名病人所花的15分鐘工作量,增加診症時間。此外,政府也可以推行藥劑公私營協作計劃,將專科藥劑服務外判至私營藥房,並由專業藥劑師負責為病人提供藥物,令病人無需動輒輪候公營專科服務卻只為取藥。

限制所在:傳統上而言,香港人仍是習慣了「生病、看醫生、拎藥、覆診」的過程。推行醫藥分家,讓藥劑師擔起部分的臨床治療工作,或會令市民感到不適應。

 

方法四:加強公民教育

本地醫護人員供不應求,除了是因為人口老化令醫療需求急增外,市民濫用公營醫療服務亦是原因之一。雖然政府去年曾大幅調整急症室的診金,收費由原來的100元加至220元,惟仍然未能有效打擊濫用歪風。其實,政府應該加強公民教育,透過廣告或社區推廣等進行宣傳,讓市民明白自己有權使用公營服務的同時,亦有義務作出合適的決定,確保社會資源不會被浪費。

限制所在:即使加強教育和宣傳,公民素養亦難在朝夕間被提高。而且市民並非專業醫護人員,不能保證他們懂得分辨病情輕重。若為打擊歪風而過分推廣「慎防濫用急症室」的信息,反而有機會令部分市民對求醫產生心理上的道德障礙,延誤接受治療的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