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BB誕生 基因技術究竟係祝福定災難?
通識探討

超級BB誕生 基因技術究竟係祝福定災難?

在電影「超人特工隊」中,超人家庭中的小寶寶「Jack Jack」有著多種的超能力,例如隱形、雷射眼或是瞬間移動等等,在影迷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雖然,嬰兒擁有不同的超能力只是電影的橋段,然而隨著科技的發展,人類在現實中亦透過基因排序技術來編輯了一對「超級雙胞胎」。

 

來自中國深圳的科學家賀建奎日前宣佈,他所帶領的團隊透過在胚胎時期以 CRISPR 技術編輯基因組的方式,讓一對天生就能抵抗愛滋病的雙胞胎嬰兒順利於 11 月在中國降生 (圖片來源: Engadget中文版)

這對「超級雙胞胎」名字是露露和娜娜。作為人類史上首對基因編輯設計嬰兒,露露和娜娜不會飛天循地,她們唯一與眾不同之處,在於她們一出生時便對「人類免疫力缺乏病毒」(即俗稱的愛滋病)免疫。露露和娜娜的爸爸Mark是一名愛滋病患者,換而言之,這對雙胞胎本來有著頗高的機率遺傳愛滋病。面對這樣的困境,深圳南方科技大學的賀建奎教授及其團隊以基因編輯的方式「改造」了嬰兒的基因,令她們免疫於愛滋病。當有關消息一傳出,旋即惹起社會對基因編輯技術的關注和爭議。

 

應用基因編輯技術的好處 VS 潛在問題

好處一:免疫各種疾病

患病時的痛苦,相信每一個人都經歷過。想想在患病的時候,不但身心痛苦,更令我們完全無法如常地工作或學習。在小時候,我們總在不同的一些小說和漫畫情節中,看到主角患上了一些無法被醫治的絕症,在陷入絕境時,因機緣巧合地獲得了一粒「靈丹妙藥」而得救。而回到現實當中,這粒「靈丹妙藥」,會否就是生物合成科技呢?

透過基因編輯的研究和發展,相信人類在不久的將來便能在更大程度上重新設定自身的基因,而這項技術則可以令我們從基因上免疫各類的疾病,正如這對「超級雙胞胎」免疫於愛滋病一般。而若人類能免疫於多項疾病的話,政府亦得以節省大量的醫療及公共衞生的開支,並能將相關的資源投放於其他民生議題之上。

 

好處二:或令人類得以「進化」

(網上圖片)

有留意「Marvel」電影的影迷也應該會知道,在漫威宇宙當中,多個英雄也是因基因改造以獲得強大的力量。例如在《蜘蛛俠》中,平凡的少年彼得·班傑明·帕克便因被放射性蜘蛛所咬,令其基因重組並獲得了足以讓他儆惡懲奸的力量。

當然,我們不可能以基因編輯的科技將人改造為一個能手噴蜘蛛網的超級英雄。然而,我們或可以透過基因編輯技術來提升普遍人類的體能和智能,例如在去年,已有美國的基因學者指能夠以基因編輯的技術來令手臂突然充滿肌肉。可見基因編輯技術或許能令我們在生活和工作上也有著更出色的表現,使人類的文明發展得到「質的飛躍」。

 

潛在問題一:引發未知的災難

雖然人類初步掌握了基因編輯的技術,但卻無法以現時的科技來預計基因編輯技術會否帶來一些災難性的後果,例如基因病變或錯誤移除其他基因等。更有科學家大膽地指出,若基因技術製造了一個冷血的「超級人類」,很可能會為社會帶來禍害。

人類盲目應用科學成果而帶來災劇的事件,在歷史上並非沒有先例。在越戰時期,美軍為了令北越軍隊失去叢林的掩護,因此用戰機投灑大量俗稱「橙劑」的除草劑。美軍當時雖然掌握了製作橙劑的技術,卻不知道原來橙劑會對人體造成嚴重的傷害,最終令大量北越軍民因橙劑的影響而患癌,並導致當地超過15萬名嬰兒的發育不健全。

在社會的層面上而言,內地很多家庭仍有著重男輕女的觀念,若基因編輯技術得以普及,部分內地的父母可能會希望為自己的家庭「編輯」一名男孩,加劇男女失衡的問題。

 

潛在問題二:不道德的科學

作為人類,是否有權對生命進行改造甚或創造生命,依然存在著很大的道德爭議。當中涉及的人權問題,在於未出生者的人權會否因基因編輯技術而受到侵害。例如若父母希望編輯一個強壯高大的男孩,但該孩子又是否有著同樣的期望呢?沒有人能夠保證。

本世紀其中一位最偉大的科學家霍金生前曾提到「人類在本世紀不可能抗拒基因編輯的技術,而一旦人類開始使用相關的技術,未經基因編輯的人類將會完全失去競爭力。」不難想像,若基因編輯技術成為一種可以購買的服務,能使用優良基因編輯技術的,必然是有著較高經濟條件的人,這樣將會在很大程度上斷絕了基層人士向上流的機會。

 

潛在問題三:或會觸犯法例

中國在2003年頒布的《人胚胎幹細胞研究倫理指導原則》指出,可以以研究為目的,對人體胚胎實施基因編輯和修飾;然而,法例卻明令規定,胚胎在體外培養期限自受精或核移植開始,不得超過14天,且不得將此胚胎植入人或任何動物的生殖系統,而這條法例其實正正就是為了防止「基因編輯嬰兒」的出現。因此,在現行的法例下,基因編輯技術只應停留在「研究」的階段,不可於人體上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