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門飯盒】90後被港大踢出校轉做廚師 無味精飯盒進軍中學
START UP

【屯門飯盒】90後被港大踢出校轉做廚師 無味精飯盒進軍中學

蘋果動新聞 撰文】

在屯門某學校門外,有個白皙的年輕人拿着兩個外賣保溫袋,箭步衝入校門,在樓梯跑上跑落,放下保溫袋裏的飯盒後,又趕到另一間學校去。那些保溫袋貼了「CPH」的字樣,撕走字樣,會見到一隻「乜Panda」。

CPH是周栢曦(Haynes)英文全名的縮寫,這個26歲小伙子,拿自己的名字做商號,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他是「CPH午餐飯盒」的食材買手、主廚、外賣速遞員兼幕後大腦,在屯門分租一個工廈單位,為同區幾間學校的老師和少數學生提供健康飯盒。團隊就只有三個兼職家庭主婦,全是羽毛球學生的家長,一星期三天輪流來幫他斬瓜切菜,洗碗收拾。

無味精新鮮飯盒

一個午餐飯盒索價五六十元,以屯門區來計並不便宜,但Haynes不願跟茶記鬥平,寧願做好品質,讓客人付錢付得心甘情願。「我的飯盒最大特色是用心製作,而且少油鹽糖,一定無味精,每一個都精緻、健康。」早上七時許,他到樓下街市親自選購新鮮食材,回到廚房,首先把枱面擦得一塵不染。「洗米真的要拍,他洗得好有心機。」兼職姨姨說。大概早把「事頭」的優點缺點看在眼內。珍珠米混入紅米,足足洗了三四次才罷休,盡見處女座的龜毛潔癖。

這天的ABCD餐分別是白汁海鮮飯、蝦醫豆卜蒸腩肉飯、咖喱薯仔排骨飯和泰式牛肉沙律,全部真材實料,惹味而健康。除了沙律,每個飯盒都配有豐富的蔬菜。如果用生意人的頭腦想,炒個椰菜不就好了嗎?反正是配角,只為滿足客人「懶健康」的心理。Haynes卻煞費苦心用了六款蔬菜,分三個步驟來處理:紫洋葱、胡蘿蔔、翠肉瓜和青瓜先調味再放焗爐烤熟,硬身的椰菜花另作一盤烤,椰菜放點蒜蓉炒軟。「你付了這個價錢,我會回以相應的品質。」

大概十一時許就要製作好所有餸菜,入盒包裝,搬上座駕,十二點之前就要前往學校送飯盒,最後一站,總是回到母校。母校是他創業路上最大支持,今年四月剛起步做飯盒生意,從前那位班主任黃老師拉大隊幫襯;當時未請得起兼職幫手,而且心頭高,要做到最滿意才起貨,因此常常遲到,也試過煮不熟飯等等「蝦碌事」,老師們都實話實說,鞭策他做得更好,後來還介紹附近其他學校的老師光顧。

狀元榜上的「廢青」

母校有個「狀元榜」,表揚每年高考成績最出眾的學生,2011年那一屆刻着「周栢曦」三字,可是跟大家預期的故事不同。他考入香港大學理學院,讓父母引以為傲,原以為大學三年眨眼就讀完,有一天正在上課,突然想不明白為甚麼要讀這些東西。自此讀書讀不入腦,成績一落千丈,二年級被踢出校。他又考入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學院,修讀園境建築學士學位,做完實習,才終於知道,自己抗拒的是朝九晚五的刻板生活。問自己做甚麼最開心,答案是一邊教羽毛球,一邊做廚師。

爸爸曾經是碼頭經理,公司賣盤,新僱主立即裁掉連他在內沒有學位的員工,所以父母一直寄望兒子大學畢業,將來不用吃這種虧。Haynes向家人坦白自己不願讀書時,家人失望,但也只能無奈接受。第一天到餐廳工作,Haynes連洗米都覺得好爽,站了一整天,很累卻很滿足。後來在機緣巧合下,認識了一些飲食業前輩,其中一個姨姨把廚房廉價分租給他,他就是這樣開始了飯盒生意。

屯門飯盒大王

現在他一星期只有三天供應飯盒,平均每天有三四十個飯盒訂單,創業兩個月已達到收支平衡,但他揚言要逐步走進學校,希望為更多學生提供頹飯以外的選擇,改變飯商不顧食物品質、一味鬥平的風氣。十一月底,他成功投得屯門某學校的午膳供應服務合約,下學期開始進駐校園,價錢當然會調低到學生能接受的水平,「就算剛開始賺不到錢,其實也不要緊,有理念想改變一件事,我覺得很有型。」而父母見到兒子每天過得充實、開心,也由衷支持兒子的決定。

這個白晳的年輕人,明天又會繼續捧着那熟口熟面的保溫袋,滾水淥腳地趕送外賣,朝着「屯門飯盒大王」的目標進發。

採訪:蔡欣恩
製作:周文禧、張海嘉

一路走來,多得母校前班主任黃老師和其他師生支持與鞭策,Haynes才越做越好。
是日D餐:泰式牛肉沙律,醬汁以魚露、辣椒、蜜糖、香茅、橄欖油等調成,誠意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