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交少女不是你想像的那樣
生活態度

援交少女不是你想像的那樣

【Marie Claire報導】

你好,我是Bowie。

聽到援交少女、年輕未婚媽媽的遭遇,很多人都覺得「唔抵幫」…… 我作為青躍創辦人,很想你知道這班女生其實不如你所想的模樣,被歸立為邊緣的她們,只是沒被社會看見、支援,才造成今天的局面。

很多人覺得當援交的女生都是貪慕虛榮,覺得年輕產子是不自愛,當你願意聆聽她們的故事,會知道每件事背後都有一個,甚至多個成因,才不是你想的如此簡單。創立註冊慈善機構青躍(Teen’s Key)以來,我一直致力改善香港邊緣年輕女性及青少女處境,曾遇過一個個案,是位十多歲的女生,她的父親因病無法工作,母親是主婦,弟弟仍然在學,一家單靠綜緩根本無法應付基本開支,為了解決燃眉之急,她覺得最直接方法就是做援交,結果在她不情願進行交易、正想退縮之際被相約出來的網友強姦,而事後卻不敢報警,怕被白眼,是偶爾間找到我們幫忙。如果當初有人能給這孩子一點意見,誰會想選擇這條路?

她們需要幫助

她的個案只是冰山一角。這班邊緣少女(甚至很多年輕女生)覺得社會咄咄逼人,年紀輕輕已經要面對各種負擔,身邊又沒有「成熟可靠」的朋友,無處呻訴、求助,因此易走歪路。最慘的,是遭受性暴力、性侵後,她們都因為欠缺自信、不了解自己的權益及害怕社會的眼光而不敢尋找公義,所以我成立青躍,希望能為她們提供一個避難所,隨時提供協助。說多一點吧,其實青躍主要為30歲以下有需要的年輕女性提供各種服務,如外展接觸,到夜總會教授她們性知識,告知保護自己的重要性;提供免費身體檢查、小組活動、講座,又會替她們挺身而出及協助其重投社會等,重點是不標籤、不批判,由衷幫助女生活出自我。

但要幫助這班女生一點也不容易,因為大眾對於她們早已建立一個既定印象,不願捐款支持,於是我便開始試著以說故事的形式,務求讓更多人聽到這班女孩的故事,增加同理心,許多時對方聽完都會驚訝於這些女生所面對的現況,從而願意幫助,我慶幸社會上仍有很多善心人士。

社會不公平!

自問一向寡言,要經常向不同方面表達機構理念、那些少女的種種,一點也不在行,但仍然創立這份事業及堅持到今天,全因為在大學時期於「紫藤」(協助本地及由中國來港從事性工作婦女的機構)當part-time的經歷。記得在2008年,針對「一樓一鳳」的連環殺手出現,當時我有份參與外展工作,好記得那些妓女的臉孔,她們明明怕得要命,卻為了生計不惜「搏一鋪」,好些更是媽媽,為了孩子不得不硬著頭皮做下去,但有人注意她們的安危嗎?當時不論是網民或傳媒都只會說風涼話,從來無人關心這班婦女的死活,我覺得很不公平、很嬲!後來援交風氣盛行,眼見社會上沒有人幫助一班當援交的女生,便決定膽粗粗創業,於前上司的鼓勵及建議下逐步建立青躍。

最初2、3年過得很掙扎,找funding很難,自己亦因為年紀輕及經驗淺,不懂管理公司內部的種種,每天都覺得很緊張、心急。然而年輕就是無畏無懼唔怕死,總覺得自己有試的時間,更重要的是求助少女見到自己會視作大姐姐一樣,願意打開心窗。至今青躍已8年,未來希望可以設立一個24小時的危機中心,讓邊緣少女遇到問題後隨時都有容身之處,而非離家出走,減少她們感無助、走歪路的機會。最希望的,是自己的工作不只是補救,而是「預防」,未來我想有更多機會走進學校辦講座,為女生建立一套正確觀念,最終夢想,是讓每位青少年都可以開心生活。

Text/ Daphne

Photography/ Sze Chu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