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呃like挑戰極限 自拍玩出命 全球6年259人亡
生活態度

為呃like挑戰極限 自拍玩出命 全球6年259人亡

【晴報專訊】

年輕人愛自拍,近年更興起「極限自拍」(Rooftopping),大批愛好者走到天台、懸崖峭壁等危險地點拍攝,但小心樂極生悲!一項全球調查發現,由2011至2017年,最少有259人因自拍喪命,死亡人數更逐年趨升。有心理學家指,相關活動或與時下「呃like」文化有關,玩家冀從中取得認同感,籲網民停止「讚好」類似帖文,避免鼓吹危險行為。

隨着社交媒體興起,「自拍」風氣愈燒愈旺,自拍者挑選的拍攝地點亦愈見危險。據美國國立衞生研究院(U.S. National Library of Medicine)一項調查發現,由2011至2017年間,最少已有259人因自拍致死,數字更逐年上升。

死者平均近23歲 7成男性

例如,2011年只有3宗,但2016年已大幅升至98宗。死者平均年齡僅22.9歲,逾72%為男性,當中以溺水、運輸或跌倒的意外佔最多。

今年7月,19歲少年齊默爾曼(Gavin Zimmerman)在澳洲新南威爾斯省一個懸崖自拍,結果失足墮崖死亡。上月青年法蘭克福特(Tomer Frankfurter)於美國加州優勝美地國家公園(Yosemite National Park)自拍時,亦因意外急墮250米致死。

研究人員指,由於部分自拍致死的事故,死因或歸類為交通意外,相信實際因自拍而死亡的數字可能更高;建議應在山頂、高樓大廈及湖泊等高危黑點設立「不准自拍區」,藉此減低死亡意外。

專家倡勿like危攝照 減鼓吹

本港思健心理諮詢中心註冊臨床心理學家趙思雅認為,大部分沉迷「極限自拍」玩家,某程度是希望透過社交媒體尋找群體認同感及關注。她坦言,近年「呃like」文化旺盛,為表現個人獨特性,致不少玩家會透過危險性較高的自拍照,讓自己成為眾人焦點,從而培養出個人價值,甚至成為「KOL」等賺取利益。她強調,挑戰難度並非壞事,但前提應做好安全措施。同時建議網民停止「讚好」類似照片及帖文,以免鼓吹這類危險行為。

被誤解危攝 Parkour運動員:經長期訓練

大眾常將同屬高空極限活動的「極限自拍」(Rooftopping)與飛躍道(Parkour)混淆,視之為「玩命」活動。練習飛躍道長達12年的港人關永泰澄清,飛躍道運動員需經過長時間的體能及技巧訓練,對自己的身體能力十分了解,絕非只屬「飛來飛去」或「純自拍」的遊戲,他指「從來無聽過有人玩Parkour跌死」,與部分從未接受過專業訓練、只為打卡的自拍者不同;他又批評港人保守,籲大眾應去除標籤,接受並尊重不一樣的運動。

擁有10多年徒手攀石經驗的「越野狂人」大S以往進行極限運動時亦不時以航拍機自拍,他指體能、信心及經驗相當重要,並強調大部分運動員均熟悉自己的能力與程度,並有一定安全準備,與「柴娃娃」的純自拍活動不同。

記者︰石嘉盈

編輯:林子豐

美術:鄧健威

更多晴報內容,請登入網站www.skypos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