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自立門戶開NGO 開拓小眾項目
START UP

社工自立門戶開NGO 開拓小眾項目

【晴報專訊】

這年頭,有信念的人不多,能堅持下去更是少之又少,社工鍾承志(Tony)算是難得的一位。2004年他貿然放棄穩定收入,與幾位拍檔脫離主流社福機構(NGO),自立門戶創辦「生命工場」,十多年來艱苦經營,默默在社區展開主流機構不願涉足的項目,期望透過持續而深化的服務,用生命影響生命,改變社會。

「我有時在想,到底是社工需要班client,還是client需要社工?」Tony在訪問最後吐出這話,或許也是他自立門戶的初衷。

Tony很堅持做「對人的工作」,這與他的成長不無關係。他生於綜援家庭,父親早逝,三兄妹由媽媽獨力撫養,小時常流連青少年中心,一班Miss就像他的母親,有的請他回家飲湯,有的寫信給他循循善誘,有的更願當他的貸款彌償人,擔保他申請資助讀大學。「回想起來都好感動,由細到大,她們常帶我去玩、做義工、幫我申請貸款,這種人與人之間的關顧,才是我最想做的事。」

父親早逝 幸獲師長幫助

1997年他如願入行做社工,惟2000年社署實施整筆撥款津助制度,對社福界帶來翻天覆地改變,Tony眼見主流機構工作變質,同工不同酬、NGO之間惡性爭奪資源,加上種種行政工作壓力,連服務對象的問題亦無暇處理,令他萌生辭職念頭。「離職時,老闆仲話『我諗住同你一齊打江山』,我唔明做社工為何要打江山?」

不過要在缺乏恆常資助下營運一間NGO,談何容易?生命工場成立14年,一直艱苦經營,現時主要靠捐款和申請不同資助營運。Tony說,初時常靠外判工作幫補收入,最差時連開飯也成問題,「雖然搵錢少了,但工作可更專注,質素亦好了。我們常講笑『今個月仲未執』喎!」其實Tony的夢想很簡單,他只希望能持續、深化地為同一社群服務,而非被資助牽着鼻子走,「如果我堅信接觸的社群需要我們的服務,我們就有責任找適合的資源服務他們,而不是放棄他們,寫個新project,搵過另一班服務對象,然後求自己生計。」

成立14年 艱苦經營

一直以來,生命工場都默默透過不起眼的小組及地區工作實踐扶貧、關愛社區及青少年成長的使命。訪問時,當Tony說起哪位自小認識的男孩獲名校取錄、誰家孩子入大學,笑容特別燦爛,「起碼他們的將來有一定保障,到他們畢業,屋企情況就有好轉。好開心,都令我諗起自己。」以生命影響生命,就是他堅持的理由。

套用其著作《對着幹》的一句話:「我們並沒有很大的成就,但肯定的是,我們曾溫暖過一些人,在社會堅持過一些事。」

兩層高地舖 專賣結業老店產品

生命工場着重人本的服務,也鼓勵追求生活多樣性。他們敢於開拓一些主流NGO較少涉足的服務,如男士支援小組「兩脇發功」,Tony說:「主流中心較少做齋男性的project,怕收視率低交唔到數,要寫報告。」

另外,他亦一直開展撑小店的工作。生命工場在油麻地設有一間佔地兩層的地舖「REstore」,專賣區內已結業老店的產品,如朱義盛的首飾、馮滿記的跌打油,「光榮結業背後,我們不希望只懷舊,也做很多技藝承傳,最開心是把結業的舖頭帶來生命工場,有時會請舊店主幫手看舖,大家有個聚腳點。」二樓還有間繪本店,有售坊間喻為「禁書」、描述同性戀家庭的繪本。不過因租金問題,地舖將於10月中結業,正研究如何延續這些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