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思通識教育
通識探討

再思通識教育

較早前,由於某本地報章指出通識科或面臨被「降格」為非必修科,以及在公開考試中只列「合格」和「不合格」兩個評級,令素來已充滿爭議的通識教育再添話題。自港府於2007年推行新高中通識科以來,一直亦有不少社會人士質疑其必修科目的地位。在2014年雨傘運動後,不少青年人投身到民主及社會運動中,更令建制中人將矛頭直指通識教育科,認為該科鼓勵學生挑戰政府,甚至間接催生港獨思想。

其實,由於社會中各持份者有著不同的關注點和利益考慮,自然也會看到了不一樣的通識教育:學生和補習社視通識為處理不同題型及資料的「必考」科目;部份政治人物認為通識是灌輸特定意識形態的工具;而普羅大眾或許則將其視為一科認識社會議題和時事的學科。然而,這些看法並不是從學術及課程內容的角度來觀照通識,未能真正帶出通識的本質和價值。

通識教育的時代責任

在21世紀初,港府推行教育改革時,為了打破傳統分科中文理分流的不平衡學習模式,故希望設立通識教育一科,以達致「文中有理、理中有文」的教育模式,為香港的未來培養專業且全方位的人才。通識一科包含六個不同的單元(個人成長、今日香港、現代中國、全球化、公共衛生以及能源科技與環境),知識面極廣,並綜合了文理兩類的知識。如在單元二「現代中國」會探討中國的改革開放背景;而在單元六「能源、科技與環境」中,學生又需要學習到不同再生能源的生產模式及限制。因此,在希望打破文理分流的時代背景下,通識跨學科的特質便產生了獨特的意義

而除了廣泛的知識和概念外,通識科亦強調透過議題探究來培養學生多角度思考和慎思明辨的能力,令學生在這個瞬息萬變的年代中,懂得如何選擇、接收、理解、連結並應用不同的資訊。香港中文大學教育行政及政策學系曾榮光教授曾指出,在「資訊社會」下,電腦等資訊工具已能擔當著存取各類知識和資訊的角色,因此學生的腦袋不應該被培養為知識的「容器」,而是應該將其界定為一個具「連結能力」的載體。而讓學生從社會、經濟、政治、文化、環境及經濟的角度來分析特定社會問題的成因,連結不同範疇的知識內容,並鼓勵學生進行批判及提出建議,則正正是通識堂日常的教學活動。

通識科的限制?

不少反對通識科的聲音指出,通識一科已淪為過於側重考試導向的科目,學生只需背好答題技巧和時事概念便能獲取高分;亦有言論指出由於本地師資良莠不齊,無法在課堂中實踐通識的真正教育意義,繼而紛紛提出應該取消通識必修科的地位。針對這些觀點,筆者實在不敢認同如此武斷且欠缺理據支持的看法。而即使通識教育在實施和評核上存在限制,究竟我們應該思考如何改善現有的課程及考核內容並加強師資培訓;或是就此全盤否定通識一科的教育價值,相信若是接受過良好通識教育的人士,必能輕易作出正確的選擇。

 

撰文﹔李冠言老師

筆者為中學通識教育科、綜合人文科、以及中國歷史科老師